科创板信披负面教材:细数诺康达招股书十大“败笔”

科创板信披负面教材:细数诺康达招股书十大“败笔”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徐杰柴刚)消息,7月24日,德康证券的“独特苗木”项目诺康主动撤回申请材料,成为最“昙花一现”的科技板块验收企业。对此,上海证券交易所尚未发表意见。然而,在昨天的媒体交流会上,诺康达总经理陶训美承认,招股说明书失败了,写得相当粗糙。此外,该公司表示,由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其保荐人德邦证券进行了现场监管,虽然并未针对该公司,但担心此事会影响公司。为了长期发展,它选择了撤回材料。宣布。

关于Noconda招股说明书的“粗糙度”问题,昨晚,大成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兼注册会计师余瑜指出了《科创板日报》记者中前十名的缺点。

董建高的简历过于“简化”

招股说明书披露,实际控制人陶秀梅和陈鹏的简历相对粗糙,并没有在连续的时间表中透露他们的学习和经验。

正如原招股说明书所述:“陈鹏先生:1974年4月出生,身份证号码****,中国国籍,无国外永久居留权。学士文凭。 2013年7月,他创立了公司,现任公司董事长。他负责公司的战略发展并主持董事会。他还是Colin Mead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北京仁中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以及河北爱生的执行董事。

从上述披露,外界不了解其专业背景,以及诺康达成立前的经验和专业知识。为此,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披露两者的完整简历和立场。

核心技术是“秘密”

招股说明书没有详细披露公司核心竞争力或技术实力的关键指标和具体特征,缺乏可读性和可理解性。

为此,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公司结合公司招股说明书的内容和格式指引,充分披露可衡量核心竞争力或技术实力的现有核心技术的关键指标,具体特征和可比公司。比较情况,揭示公司核心技术在国内外发展水平的位置。

上海证券交易所还指出,发行人应使用易于投资者理解的语言和数据,充分分析其核心技术的先进性。

研发人员的平均工资是“机密”

研发团队和人员的招股说明书披露仅限于数量和比例,报告期内的平均工资和同行业上市公司的比较未披露。

招股说明书的原始披露:“自2013年成?⒁岳矗⑿腥说难蟹⑼哦臃⒄寡杆佟=刂?2018年12月31日,一线研发人员数量从成立之初的5人迅速增长到198人。占员工总数的81.48%。

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公司将报告期内的研发人员数量,研发投入和同行业可比公司研发人员的平均薪酬结合起来,分析其平均报酬的合理性。研发人员。

业务披露尚不清楚

特定业务内容,流程和核心技术的作用的招股说明书的披露并不详细和详细,缺乏核心技术在仿制药一致性评估中的作用。仿制药通过一致性评估后,制造商能否保持辅助材料的质量,公司是否需要授权相关的专利技术才能使用制造商。

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强制提出问题”之后,诺康在答复中指出,该公司的逆向研究技术可以解决问题,这是仿制药过程中技术壁垒或一致性评价的主要表现,而且很明显产生一致性评估过程。所有相关知识产权归客户所有。公司不需要向制造商许可相关的专利技术,也不需要对制造商的配件质量负责。

自主创新的披露

首先,公司研究产品的披露不够详细,仅限于一般性陈述。招股说明书的原始披露:“发行人对一项创新准备进行了临床研究,几项创新准备工作正处于临床前期;在医疗器械领域,发行人已获得注册批准,三分之一一种II型医疗器械的一级医疗。该装置处于临床研究阶段,多种产品处于研发阶段。在特殊医疗食品领域,两家发行人正在进行肿瘤和肝脏疾病的临床研究。全营养粉,一种产品处于研发阶段。

在这方面,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披露疾病适应症,市场容量,临床需求差距,预计上市时间和主要临床发现。

其次,公司过去的业绩和服务项目的代表性过于笼统,没有数据支持。

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披露,报告期内公司通过主管部门批准的具体数据;在本报告所述期间每个期间完成的项目数量;正在进行的项目订单数量的分类和披露;初始股票合约的披露和当期合同状态。

客户集中问题被低估了

此问题《科创板日报》之前也有报道。报告期内,诺华卡最大客户华中制药的收入贡献分别占62.19%,54.65%和23.92%,而第二大客户也为嘉信。公司成立于2017年4月,注册资金833.33万元。

这个问题也是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重点之一。询问函要求公司结合华中药业和亿家新创的合作历史和背景,揭示其高销售的原因和更高的客户集中度的合理性。是否是行业中的普遍现象;与华中药业披露合同及合同履行情况,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重大事项的大型合同,高客户集中的风险包含在重大风险中。提示。

针对疑虑,上海证券交易所宜家新创要求披露公司立即与公司签订的2990万元大合同,合同履行和收入确认,销售价格是否公平,是否有合同终止或未履行解释亿嘉新创与其控股股东,公司控股股东董建高及董事会高级董事之间是否存在关联,以及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

外包服务已经通过

Noconda披露外包服务的采购过于笼统。招股说明书中只有一个段落,少于100个单词,没有数据支持。没有透露外方的名称和基本信息,也没有表明是否与外方有任何关系。

为此,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每年披露外包生产的内容,数量,经营成本比例和质量控制,并与同类公司进行比较;披露外国合作伙伴的选择标准,主要外包方名称和基本情况,主要外包方是否与公司,公司董事,其他核心人员和利益转移有关系;外国人是否是一个关键的过程和技术,是否影响公司的独立性和商业诚信;外包生产中的技术泄漏风险及对策。

根据诺康达的回复,2016年至2018年,外国子公司的采购额分别占当期经营成本的20.63%,14.62%和19.99%,且比例不小。

之前和之后的自相矛盾的披露

招股说明书是在监事会高级兼职工作的情况下披露的。王春鹏董事担任中旭富康绿橙执行董事和海南三仙药业董事长,所有这些都“无关”。但是,在关联方及相关章节的描述中,指出上述两家公司是关联方,表达方式是矛盾的。

隐瞒11个附属公司

招股说明书中对关联方及相关关系的描述过于笼统。对于上下文的详细描述,未使用“查看保养说明”的描述,并且未充分公开报告期间关联方的变更。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在招股说明书中,只有五家公司董事王春鹏从事兼职工作。在答复中,王春鹏在14家公司中兼职工作;独立董事杨兆权披露了该公司4股。回复查询的数量已增加到五个。此外,独立董事华强也担任北京精业轴承有限公司的唯一董事,但未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招股说明书隐瞒了11个附属公司。

使用大量不必要的英文缩写

招股说明书中使用了大量的英文简称,如CDE(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评价中心)和NMPA(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使用上述英文缩写并不一定使投资者有必要阅读和理解。我想问一下,投资者直接理解中文名称比“CDE”或“NMPA”更容易吗?

:招股说明书应易于投资者阅读,易于理解,简洁,合乎逻辑,清晰,并使用图表,图片或其他更直观的披露方法,可读性和可理解性。

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