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持未果变减持 东方日升屡遭质押式强平为哪般

?

  “遭遇强平导致被动减持”在东方日升近两年的公告中数次出现。

  围绕着股东的减持与增持,进入8月以来,东方日升(.SZ)连发公告持股5%以上股东李宗松预计在今年8月26日至明年11月23日期间,连续90个自然日内减持比例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同时,截至8月6日,去年8月初发布的增持计划未能实施。

  上述内容,背后原因均指向同一个由于存在违约风险,其所质押给质权人的部分股票可能存在遭遇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情况。

  “目前资金状况发生变化、股票被强制平仓,无法在期限内实施增持。”公司在8月8日公告中提到。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减持为股东主动减持。记者关注到,“遭遇强平导致被动减持”在东方日升近两年的公告中数次出现,包括:今年5月,东方日升曾经历被动减持,原因也是股票质押业务存在违约风险。去年10月,公司也出现类似情况。

  此外,从近期公司资本运作情况来看,东方日升可转债申请在7月份未获证监会审核通过。

  屡遭质押强平式减持

  从东方日升近期公告来看,8月2日公司发布了持股5%以上股东李宗松的减持计划,称由于股票质押业务存在违约风险,该股东所质押给质权人的部分股票可能存在遭遇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情况,以及个人资产配置需要,产生主动减持情况。以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预计在2019年8月26日至2019年11月23日期间,连续90个自然日内减持比例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

  几天之后,8月6日,公司发布了增持计划未实施的公告。李宗松去年8月起计划未来12个月拟以自有资金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等方式增持公司股份,由于目前资金状况发生变化、股票被强制平仓,无法在期限内实施增持。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李宗松至少有3笔质押在近三个月到期,分别为:于6月27日到期的是2017年5月22日质押2395.09万股给九州证券,质押日收盘价13.55元;于7月1日到期的是2017年7月4日质押572万股给国泰君安,质押日收盘价13.72元;于7月1日到期的还有2017年6月8日质押1838.43万股给招商证券,质押日收盘价为13.63元。

  据上述三笔质押解押当日(附近交易日)收盘价计算,均低于质押日收盘价。

  ac86-iaxiufp3867954.jpg

  从公司整体质押情况来看,东方日升质押率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截至8月2日,公司整体质押比例为24.36%。

  不过,公司第一、二大股东质押比例占持股比例均在六成以上。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目前第一大股东为林海峰,持股6579万股,占流通股比例9.64%;第二大股东为李宗松,持股6565万股,占流通股比例9.62%。同时,中央汇金位列前十大股东名单,还有建行、中信银行及中信信托等机构的资管计划持股。截至8月1日,李宗松持股降至4812.6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5.34%。

  Choice数据显示,截至7月,林海峰质押1.61亿股,占所持股比例61.26%,占总股本17.88%;李宗松质押4439.57万股,占所持股比例88.61%,占总股本4.93%;赵世界(持股2.25%)质押4000万股,占所持股比例97.63%,占总股本6.15%。

  7月中旬经历了一波上涨后,东方日升股价7月底开始回落,截至8月9日午盘,报9.79元,涨0.93%。自去年10月18日经历了4.99元的股价历史地位后,东方日升今年年初股价连续拉升,据测算,其在四个月内股价累计涨幅逾100%。

  c4f9-iaxiufp3868335.jpg

  与股价波动相伴的,还有东方日升的股权质押风险。

  今年5月,东方日升公告表示,李宗松先生质押给招商证券、九州证券、国泰君安的部分股票在今年2月21日至5月15日期间遭遇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累计被动减持约12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8%。

  再向前追溯,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和去年8月、9月、11月,东方日升多次公告股东李宗松质押股份遭遇平仓而被动减持的情况。

  0484-iaxiufp3871152.png

  可转债发行被否

  股东增持未成行,但上市公司东方日升的回购正在进行中。

  公司去年8月9日发布了回购公告,称回购股份的资金总额不低于(含)人民币1亿元且不超过(含)人民币5亿元,回购价格不超过(含)人民币16元/股。

  今年4月初,东方日升调整了股份回购预案,新的回购方案为:回购股份的资金总额为2.5亿至5亿元人民币。回购股份的资金来源为公司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

  据公司8月2日公告,截至今年7月底,公司累计回购股份2371万股,回购金额1.4931亿元。回购的股份数量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比例为2.6305%。尚未及回购金额下限。

  而从公司近期资本运作来看,另一值得投资者关注的事项是公司可转债发行。据证监会7月26日披露的《第十八届发审委2019年第92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东方日升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申请未获得通过。

  东方日升拟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7.1亿元。按照计划,年产2.5G高效太阳能(2.950,-0.09,-2.96%)电池与组件生产项目拟投入募集资金19亿元;澳洲Merredin Solar Farm132MW光伏电站项目,拟投入募集资金6亿元;补充流动资金,拟投入募集资金2.1亿元。

  负债率、应收账款等指标引关注

  被视为“光伏新秀”的东方日升,从事太阳能电池片、太阳能电池组件以及太阳能灯具等太阳能光伏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公司于2010年登陆创业板的东方日升,发行价格为42元/股,上市近10年,公司股价长期处于发行价下方。

  从净利润情况来看,东方日升在中报业绩预告中表示,公司今年前六月净利润预计约为4.65亿至5亿元,同比增长279.28%~307.83%,扣非净利润约为2.65亿元至3亿元。其中,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影响较大。本期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2亿元,主要为公司获得的政府补助。此外,公司本期公司光伏电池片及组件产量增加、相关光伏产品实现的销售收入增加,相应销售利润增加。

  不过,从财务指标来看,东方日升负债率在近一年连续上升。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东方日升资产负债率为57.02%,自去年三季度末开始逐渐上升。

  但东方日升在8月2日回复投资者问题时表示,公司目前资产负债率处于行业较低水平。

  a46b-iaxiufp3871362.jpg

  另外,短期债务和应收账款增加明显。据公司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末至2019年一季度末,公司应收账款分别约为26.96亿元、37.81亿元。

  “受光伏产业整合的影响,未来部分光伏企业可能出现资金流动性困难导致退出市场或者申请破产的情形,若公司客户存在上述情况,公司应收账款将存在回收风险,将对公司的销售收入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公司在一季报中表示。

王帅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