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裔总统候选人杨安泽提“自由红利”背后有怎样的数学逻辑

?

  近日,美国50年来首位华裔总统候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在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中的表现受到热议,他提出的“人性至上”、“自由红利”等主张更是得到了广泛讨论。

  据“明晰政治”(Real Clear Politics)网站的美国民主党2020总统大选候选人民意调查综合数据,截至8月6日,杨安泽以1.5%的支持率排在第八位。

  尽管与排名前三的美国前副总统拜登、佛蒙特州参议院桑德斯与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在支持率上存在差距,但作为史上第二位参选美国总统的华人,杨安泽在民主党候选人名单中的排名从几个月前的倒数一跃而至第八位,被众多媒体封为今年总统大选的“黑马”。321.jpg

  “明晰政治”(Real Clear Politics, RCP)网站的美国民主党2020总统大选候选人民意调查综合数据,截图于2019年8月6日

  自由红利:每月给每个18至64岁的美国人发放1000美元

  当地时间7月31日晚,美国民主党2020年总统大选电视辩论第二场在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市进行,杨安泽在演讲开头再一次明确了他“要每个月给每个美国成年人1000美元”的“自由红利(Freedom Dividend)”政策,这也是他反复被媒体报道提及的核心政策。

  杨安泽在辩论中表示,这一政策并非凭空提出的,而是根植于“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这一美国思想家托马斯潘恩与马丁路德金均有提及的概念。

  “全民基本收入,简称 件就能获得。”

  2018年7月2日,《纽约客(The New Yorker)》曾刊文探讨全民基本收入的可行性,文章指出这一理念正在受到左翼和右翼人士的共同支持,虽然这一政策目前只存在于概念与试点项目层面,但这或许是抵抗经济压力、取代官僚主义的一种有效方式,在美国硅谷,马克扎克伯格、伊隆马斯克等知名企业家都为这一政策背书。

  杨安泽在辩论中对这一理念的现实背景进行了具体阐述,他指出,机器与自动化已经夺走了上百万美国人在制造行业的工作,亚马逊公司(Amazon.com)关闭了美国30%的实体商店与购物中心,却没有为此纳税。

  他用数学逻辑去解释他一直在提倡的“自由红利”与“全民基本收入”政策:每个月给每个18至64岁的美国人发放1000美元,仅仅在底特律地区,就意味着每个月4.61亿美元,这些钱将被每个人、每个家庭用于消费与个人发展,促进美国经济发展,解决就业问题等,进而应对人工智能日益发展,人们工作岗位(尤其是制造业)日渐流失的现象。319.jpg

  杨安泽的竞选网页yang2020.com首页写着:输入你的邮政编码,看看自由红利每个月能给你的社区带来多少钱

  杨安泽的竞选网页上进一步解释了这笔钱可以怎么花:购买食品、照顾孩子、照顾生病的家庭成员、做社区志愿服务、换工作、创业……

  他指出,美国目前有4000万贫困人口,将钱放到最可能花钱的人手中是他终结美国贫困的方法。

  在2019年2月12日的“乔罗根的经历(The Joe Rogan Experience)”播客节目上,杨安泽对主持人乔说,美国目前五大最常见的工作是行政和文书工作、零售和销售、食品服务和食品准备、卡车驾驶和运输、制造业,这五类工作囊括了一半美国人的工作,在美国约32%的人受过高等教育,也就是说大部分美国人“是高中学历,做着以上五种工作之一”,而科技已经在从事这其中的很大一部分了。

  杨安泽指出,据统计,人们一旦失业,政府只有低于15%的几率再教育或再培训成功,“将煤炭工人再教育成软件工程师”显然是不现实的。

  新资本主义:人性至上

  杨安泽表示,“自由红利”一旦发放,每年美国政府将需要约3万亿美元以支持“全民基本收入”政策,他再次算了一笔账:目前美国政府每年要花大约1.5万亿美金以运行约126个福利项目与社会保障项目,“自由红利”将让领取福利的人在福利和$1000之间二选一,有很大一部分人在享受社会福利之后将不再需要“自由红利”,这可以解决“自由红利”所需近一半的资金。

  杨安泽指出,真正需要解决的“自由红利”资金大约为1.8万亿美元,而给每个人1000美元之后,这笔钱“不会消失”,而会回到美国经济中,杨安泽认为,近4000亿美元会成为税收,因为“人们有了更多消费”,同时“自由红利”使人更有获得感与幸福感,从试点地区来看能够减少犯罪、吸毒等行为,从而节约监狱等机构的政府花销。

  在另一场名为Chapo Trap House的政治家播客采访中,杨安泽指出,向亚马逊、谷歌等科技巨头公司征收增值税是必要的,而这将承担“自由红利”三分之一的资金来源。杨安泽表示,增值税将财富从有钱人手里扩散到每一个人手里,他也将碳税和金融交易税视作“自由红利”资金可能的来源。

  杨安泽认为,现行的以GDP(国内生产总值)衡量经济的标准已经不再适合当今社会,“美国的人均预期寿命已经经历了黄热病流行(1793年和1879年)以来的首次下降,而GDP和股市却仍在上涨。”他提出要把人的价值、创新精神纳入衡量经济发展水平的指标,要建立一个将人民、家庭以及社区共同联系起来的经济。

  在他看来,人本资本主义(human capitalism)具有几大特点:人比钱更重要;人本资本主义经济的基本单位是每个人,而不是每一美元;市场的存在是为了服务于我们的共同目标和价值观。

  在《普通人的战争:美国就业机会消失的真相,以及为何全民基本收入是我们的未来》(The War on Normal People: The Truth About America’s Disappearing Jobs and Why Universal Basic Income Is Our Future)一书中,杨安泽指出,人本资本主义将是一种全新的、更具持久性的经济模式,而“全民基本收入”正是通向它的重要一步。

  在呼吁人们认识到机器自动化带来的失业潮的同时,杨安泽为移民辩护,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你去参观密歇根州的一家工厂,你不会看到大量的移民工人,展现在你面前的是大片的机器人和机器。”他认为移民被错误地当作美国经济问题的替罪羊,特朗普在2016年意识到了失业问题,也因此得到了愤怒的失业白人选民支持但杨安泽指出,特朗普试图将制造业带回美国,而这是毫无意义的。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