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坤地产千亿目标被指空谈 仅用销售额9%资金拿地

?

宏坤房地产1000亿的目标据称是空的。只使用9%的销售额来获得土地

长江商报

在追赶1000亿销售目标的过程中,曾担任宏坤房地产集团总裁不到两年的袁淳被派出。

对此,宏坤集团回应说,公司目前没有经理调整,袁春仍是宏坤房地产的总裁,通常主持相关工作。

虽然,几年前,宏坤房地产高喊1000亿元的目标,但在房企集中度越来越高的时候,宏坤的发展还未能达到速度。

据数据显示,继2017年宏坤房地产实现销售额154.2亿元后,在2018年百强房地产企业集体推进的背景下,宏坤房地产的年销售额仅为170.5亿元,增长不足去年同期。 16%。在此计算中,要完成赵斌董事长设定的2023“1000亿目标”,其复合年增长率至少为42.45%。

土地市场作为粮仓,宏坤房地产业绩也很低调。根据数据显示,2018年,仅有9%的宏坤合同销售用于征地,而TOP50住房企业的总销售额约为30%。

业内人士告诉“长江商报”,实现1000亿元人民币目标的最基本原材料是土地。因此,在土地储备不足的情况下,宏坤难以实现目标,或者说空谈。

总统被派出了

十五年前,宏坤在北京西红门取得了成功,并创造了成熟大都市区“西红门模式”的典型样本。该地区包括商业综合体,社区商业街,商业产品,工业园区等。这是元春到达之前的洪坤的标签。

2017年初,宏坤房地产高呼了2023年出售1000亿的目标。为此,宏斌房地产董事长赵斌到处招募。

2017年12月1日,元春正式加入鸿坤,担任宏坤房地产集团执行董事兼总裁,全面协调宏坤房地产集团的管理。此前,袁淳担任龙湖集团副总裁,从规模为1000亿的龙湖集团转移到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宏坤房地产,被称为“维度变化”。

件。”

据中央指数医院统计,2017年宏坤房地产销售额为261亿元,2018年销售额为278亿元,增长率为6.5%。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6月5日,袁淳上任宏坤物业董事长,洪坤物业总经理吴昆庆接任。当时,宏坤房地产集团表示,元春仍是宏坤房地产集团的总裁,而宏坤地产集团是宏坤房地产业务的一部分。

几天前,袁春听说了洪坤的消息。作为回应,宏坤集团回应说,该公司目前没有管理层调整。

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告诉“长江商报”,洪坤实际上涨得相对较高,但他的成熟度并不强。如果有辞职,也表明洪坤可能在业绩增长中面临一些需要内部协调的矛盾。职业经理人可能会面临一些压力。

地球储备继续收紧

宏坤房地产是宏坤集团的核心业务集团,拥有国家一级开发资质。经过17年的发展,发展足迹遍布北京,上海,天津,河北,江苏,广东,安徽,海南,湖北,逐步形成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粤港 - 澳门大湾区,海南等大都市区。布局。

根据洪坤的“公司债2019年跟踪评级报告”,2016年,宏坤的销售额已超过100亿; 2017年实现人民币147.13亿元,同比增长35%;在2018年,它是170.5。 1亿元,增幅不到16%。在此计算中,要完成赵斌董事长设定的2023“1000亿目标”,其复合年增长率至少为42.45%。

在销售增长低于预期的同时,鸿坤的土地收购在2018年也大幅减少。2017年,宏坤仅向河北省承德市增加了一块土地。规划建筑面积约20万平方米,地价仅3.95亿元。根据数据显示,2018年,仅有9%的宏坤合同销售用于征地,而TOP50住房企业的总销售额约为30%。

根据宏坤房地产公司的债务评级报告,截至2018年底,宏坤房地产的土地储备规划和建设计划约为2,625,500平方米,比2017年底减少了1,280,600平方米。

2019年,宏坤房地产在土地市场上的行动也很少。 2019年8月15日,宏坤房地产集团与华北建设控股集团正式签订长江一期工程合同。这是双方签署全面战略合作以来的共同协议。第一个项目建于安徽省漳州市,总建筑面积约18万平方米。

严跃进认为,宏坤房地产代表了当前中小型房企的特点。事实上,土地征用领域的动力不足,或者缺乏获得土地的机会。特别是现在,许多地块的成本非常高。如果大城市或省会城市存在偏执狂,那将会有很大的压力。对于此类房地产企业,研究该县的征地情况是合适的,相关的土地成本是可控的。

国家化布局缓慢

2017年5月,宏坤开始了国家化布局的第一枪,以天津为第一站,正式发布国家布局战略。 2017年,宏坤房地产实现了宏伟目标,踏上了北京和北京的快速围剿,先后落户安徽,无锡,宜昌,佛山等城市。

然而,根据宏坤房地产官员的统计数据,今年年中,除已经部署的天津外,宏坤集团仅进入三个城市,包括三亚,佛山,无锡,合肥和漳州的,并获得了共有6个项目。其中大多数是以股权合作或收购的形式获得的。

自2011年以来,宏坤房地产提出了“大七环”战略,该战略已在漳州,团波,张家口,漳州,廊坊,香河,怀来,武清,宝地等“北京地区”大量部署。近90%的地球储量,以及2013年购买的大部分土地储备,土壤储存的平均价格仅为1500元左右。

袁淳曾多次强调,下一步是推出国有化布局,但实际上进展缓慢。与此同时,近年来,宏坤房地产的债务压力并未缓解,呈逐年上升趋势。根据2018年半年度报告,截至2015年底,2016年底,2017年底及2018年6月底,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5.46%,78.39%,79.12%和79.18。 %, 分别。

根据上述评级报告,截至2018年底,宏坤的债务总额为214.46亿元,比年初增加。其中,短期债务占53.48%,长期债务占46.52%,且短期债务还款压力较大。 2019年,宏坤的短期债务为114.7亿元,而其持有的现金仅为50.5亿元。此外,宏坤现金的短期负债率也从去年初的1.36倍下降至0.44倍。

房地产专家谢毅峰告诉“长江商报”,有一家顶级企业争夺生存空间,监管力度很大。包括宏坤房地产在内的中小型房企在监管周期中如何生存和发展面临新的挑战。

主编: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