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itama新声|冒险者公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Anitama2019.8.28我要分享

  

  作者:谢枫华

  封面:Endro~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摘要

  奇幻作品里经常会出现“冒险者公会”。这种非政府机构到底是怎么诞生的?他们与封建领主如何共存,又如何维持运营?小说家们展开想象。

  网上有一个词,叫做“网文式欧洲”(ナロッパ),指网络小说常见的似是而非的、粗略的“中世纪欧洲”风世界观。推特上对“网文式欧洲”有很多批评声音,简单地说,可以总结成以下几点:

  和现实历史上的中世纪欧洲不一样

  不思考是否合理、单纯地堆砌约定俗成的常见套路

  虽然有奇幻设定但没有考虑到奇幻设定会对生态、社会带来的影响

  而对这些批评,当然也有反驳的声音,比如说:

  明明是架空的奇幻异世界,为什么要和现实中的中世纪欧洲一样?

  设定现实了又不会更好看,《龙珠》的设定也很多疏漏矛盾啊

  现实本来就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为什么异世界就非得严丝合缝?

  立场对立的两派人马,都既不乏有理有据的讨论者,也充斥着无理取闹的极端言论,泥沙俱下,分不出谁是谁非。

  而真正从事奇幻创作的人,往往态度更加中立平和:对他人的作品宽容以待,不苛求“现实”;对自己的作品却要精益求精,寻求有趣和合理的平衡。

  热爱中世纪历史的同人漫画家鬼头えん说,历史圈的人,对于中世纪欧洲“风”奇幻作品,都是知道那不真实还在看的;反倒是外行人对“网文式欧洲”显摆“这个时代的中世纪欧洲应该是怎样怎样”这种过时 30 年的知识,历史圈才会吐槽“不,你说得不对”;围观群众看了,却觉得是“历史圈的人在用自己的知识刷优越感”,让他感觉像是地狱。

  鬼头自己也画以中世纪中期为舞台的漫画,但要把主要角色画成“真实的中世纪欧洲人”,会有现实问题;所以他尽可能把路人和背景画成“真实的中世纪”,推荐中世纪爱好者一读:牙和皮肤都很脏、镇上到处都是被示众的处刑尸体、四肢残缺的人群……但是这种东西又没人想看。

  鬼头重申,很多历史圈的人,只是在批评那些用现实世界中的、而且还是基于老旧数据和误解的中世纪欧洲知识去吐槽中世纪欧洲风奇幻(近来被称作“网文式欧洲”的世界)的人,希望他们不要传播历史学的谣言,并不是在攻击作品中的世界。

  

  (

  要不要在奇幻世界中寻求真实感,也是新声说烂了的陈年老梗了(昨天的新声也是关于这个话题的)。不过,再缺乏新意的话题,也总是能给我们带来新的发现。比如说,在近期对“网文式欧洲”的批评里,有很多人将矛头指向了(并不是起源于网文的)常见奇幻设定:为什么冒险者要在酒馆接任务?“冒险者公会”又是个什么东西?是怎么赢利的?

  网络小说家辉井永澄猜想,冒险者公会,可能一开始是流浪骑士、失业佣兵之类的人单独接受人们的委托获得报酬;但是随着他们组队接活,逐渐形成了同行间的联络网,冒险者公会也就作为同业者协会诞生了。

  之前只不过是一群鸡鸣狗盗之徒的冒险者们,因为解决了一次贵族提出的委托,所以作为行会得到了官方认可。而担任初代公会长的实力高超的冒险者,全身心致力于提高和盗贼无异的冒险者的地位,团结起了不服自己的冒险者们。

  又或者,冒险者公会最初是像现实历史上的圣殿骑士团一样,拥有宗教思想和社会奉献精神,因此受到了教会的庇护。在怪物蔓延的世界里,保护巡礼者的安全是一个问题,所以一开始公会接到教会提出的这一类委托比较多。

  不难想象,冒险者公会只要解决骑士们解决不了的类型的问题、成功讨伐强力的怪物,势力就会不断扩大。因为他们的身份是商人所以没有收税权,但也可以用像黑手党一样的方法发展,和苦于维持领地治安的贵族也能达成一致的利害关系。

  而因为冒险者公会会收到跨越领地和支配权的委托,所以他们也能建立起超越领土的联络网,又或者是一边受托担任城镇间同上的护卫,一边承担起了土地间的通信业。这样一来,各支部能够保持畅通的联系,甚至还能涉足货币兑换。冒险者公会好强啊。

  辉井再一想,不同土地的通货应该是不一样的,所以冒险者公会发行的票据甚至可能作为通货拥有很高的国际信用。

  他觉得,或许可以写这么一个故事了:从现代日本转生到异世界的现代人带去了复式记账技术,使得冒险者公会得到了爆发性的发展。

  

  (

  小说家カルロ?ゼン也认真地思考起了冒险者公会的收益模式:既然是冒险者公会,那就是公会,所以就有领主权力或者自治都市的官方认可的问题。其收入模式,也要受到公会的法律、社会地位左右。

  既然是公会,应该是官方认可的团体;但大多数作品中的冒险者公会,都是跨地域团体。就算冒险者跑到别的城镇,那里也没有同行友商开的别家公会,只有同一团体下的公会。这与其说公会势力强大,倒不如说冒险者公会拥有难以置信的特权。

  帝国自由都市 A 的冒险者公会,和公爵阁下的城下町 B 里的冒险者公会是同一家,那冒险者公会的特权之强,已经非常显着了。而且,如果他们还能读书写字,开设自己的餐馆、酒场,大多数的冒险者可以自由出入金,那封建领主肯定都要为之脸色发青了。

  中世纪风格的世界里,真的可能有这样的组织吗?

  真的可能有。

  具体来说,可以参考罗马天主教。カルロ觉得应该很容易想象。不过,他觉得,考虑冒险者公会的实际情况,可能东方正教会更加合适,也不能说不相似。不是“一国一教会”,而是“一国一协会”。

  也就是说,冒险者公会是与世俗权力、宗教权力并列的“第三大权力机构”。这么一来,冒险者公会基于特权,可以获得什么样的利权呢?又比如说,冒险者讨伐怪物,和世俗领主在领内的狩猎权,会形成什么样的抵触关系呢?

  

  カルロ认为,在考虑冒险者公会的所谓一国一协会制度的时候,需要思考,冒险者公会到底是“从基层逐渐扩大到了今天的规模”呢,还是“旧有的行政制度发展成了公会”?

  如果是前者,那就可以想象成圣殿骑士团或者汉萨同盟那样的组织。

  但需要注意的是,圣殿骑士团的前提,是教皇厅的存在。他们得到了圣座的官方认可,而且有自己的支配领域。另外,也不能忘记,圣殿骑士团还有一个得力武器,就是他们掌控着金融。想到圣殿骑士团如此强力,即使不是腓力四世,国王能否容忍他们在自己的卧榻之侧酣睡,也很难说了。

  那么,要成为汉萨那样的汉萨同盟,又该怎么做呢?大前提是,汉萨同盟的性质接近于“都市同盟”。也就是说,汉萨同盟式的冒险者公会,近似于扩大权力统治城市。这也有些危险。归根结底,能否与领主阶级共存,就是问题了。

  剩下的就是“过去制度的留存”这种模式了。这一模式,正有罗马天主教会这个现实中的先例,虽然不是原封不动地保存了“罗马帝国时代的制度”,却也继承了下来;和封建领主之间虽然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却也紧密契合。

  所以,カルロ觉得,这种模式比较好写。

  这么一想,冒险者公会之所以在金融的众多制度当中只掌管了“储蓄”,也是为了不过于强调“融资功能”。虽然奇幻作品里经常会写公会把报酬打到了账户上,却很少见到有谁从公会融资干起了大事业。

  也就是说,虽然“保管财产”是冒险者公会的主要业务之一,但是“借贷(和回收)财富”似乎并不包含在他们原本的业务里。换言之,カルロ觉得,可以说,汇款是冒险者公会的主要目的。这就到了汇单出场的时候了。

  奇幻作品中的世界,是有冒险者公会存在、怪物猖狂跋扈的世界。这样一来,古代帝国连传递行政文书也会相当危险。在カルロ看来,古罗马帝国的驿传制度、或者神圣罗马帝国的帝国邮政,用来当冒险者公会的前身组织,会很方便。

  抢劫汇单的路匪,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以至于在日本,邮递员携带手枪要比警察还早。更何况奇幻世界还有怪物,那更是非得武装不可了。这么一来,邮局强化武装,日后演化成了冒险者公会,也说得通。

  这么一想,主要城市都有冒险者公会,就能说得通。而因为他们历史悠久,所以特权也有了正统性:冒险者越境移动?这是他们作为邮递员自古以来的工作啊。而公会任务里会有送文件之类,也是理所当然,反而更像是过去历史的遗留,カルロ非常中意了:冒险者公会之所以要送文件,是因为这是公会能够继续存在的条件啊。而其他特权,如汇款和自由移动,都解释得通。其他金融业务如融资和利息等,则会受到很大限制。

  不过,这一套解释的前提条件,都是“赋予冒险者公会合理的正当性,使其不会和既有的权力机构发生摩擦”,所以毫无梦想和浪漫。

  为了梦想和浪漫,カルロ又要思考,怎样才能让冒险者们和同行联合起来,设立公会。

  Q:冒险者要怎样才能成立冒险者公会?

  A:伪造特许状。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君士坦丁献土书”的东西。伟大的君士坦丁大帝非常大方,说“我要把土地献给教会,整个西方世界都是教会的了!”因为有这份极其便利的文件,教皇就可以主张自己对世俗权力有法律优越性。

  而这个“君士坦丁献土书”,是教会伪造出来的。

  这么一想,冒险者公会只要精心伪造一份像模像样的古文件,号称古代帝国的大帝设立了帝国邮政制度,赋予他们各种各样的权利……就行了。然后,他们就可以去找那些想要推广帝王大权的君主,说“有这么一件魔法文件,可以把人送到您的影响力无法抵达的诸侯领地……”

  只要得到了上面支持,接下来就水到渠成了。

  大概,过个一二百年,不管是冒险者公会还是帝王,都会忘记这份文件是伪造的了。欺骗整个世界,让冒险者一致结,这不是至高无上的浪漫吗?

  

  カルロ说得如此兴高采烈,可是他的老前辈、轻小说作家葛西伸哉却觉得,大可不必如此麻烦:

  有怪物跑出来了,官方的治安机构不是自己去驱逐怪物,而是去请自由冒险者,这样的世界里,可能统治机构本来就很贫弱了吧。

  不管是对国王来说还是对人民来说,与其“国家负责驱逐哥布林,为此征收税金和人力”,还是委托冒险者更划算。

  

  要不然,干脆设定成是先有了冒险者公会,后来才有了国家,怎么样?

  

  小说家铜大的脑洞开得更危险。他设想了一个架空的历史:2000 年前,魔界之门在世界各地打开,魔物涌入地球。罗马和汉等古代帝国浴血奋战,却最终瓦解,进入中世纪的封建制度。黎明期的伟大冒险者拿撒勒的耶稣创立了冒险者公会……

  铜大一想,这个设定还真可以有。把基督教的历史原封不动地替换成冒险者公会的历史。如果魔法和神迹是随着魔界之门一起传入,那么传承、管理它们的教会就是最适合不过的组织。而它们培养出来的修道士(冒险者)扩散到欧洲各地。

  初期的教会,是类似集会所兼城寨的地方。获得神的恩宠经过锻炼的修道士(冒险者)们闯入魔族聚集之地,驱逐魔族,夺回领土。但在这种情况下,世俗王侯的存在就会稀薄,欧洲各地变成了不同的修道领。

  在这种情况下,教会=冒险者公会=领主,公会长就是修道院院长或者主教的工作。而随着魔界之门关上,魔族停止入侵,世界回归和平,修道士(冒险者)失去了必要性,这一形式也开始动摇。

  公元 1000 年左右,魔界之门关闭,除了留在地球上的魔族之外,不再有新的魔族前来。而与此同时,通过门流入地球的魔力也变得稀薄,神迹难以发生,修道士(冒险者)也失去了绝对地位。再过了 400 年,十二使徒领也世俗化了,开始出现国王。

  原本由教皇任命的主教(冒险者公会长),开始由世俗君主任命,君权和神权的对立激化。又是教皇让国王光脚在雪中站着,又是国王俘虏关押教皇,教会的地位低下,还出现继承了魔族血统的国王,引发宗教战争,逐渐收缩到我们原本的历史。

  经过火药和煤炭、钢铁与蒸汽机,2000 年,人们原以为重新迎来了人类的历史。魔界之门却在此时再一次开启,魔族也受到了攻入魔界的人类的影响,带着灵魂机关和幽灵思考机械,再度开始侵略地球,进入了混沌的时代。而冒险者公会也以民间军事企业的形式复活连结局都有了。

  

  收藏举报投诉

  

  作者:谢枫华

  封面:Endro~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摘要

  奇幻作品里经常会出现“冒险者公会”。这种非政府机构到底是怎么诞生的?他们与封建领主如何共存,又如何维持运营?小说家们展开想象。

  网上有一个词,叫做“网文式欧洲”(ナロッパ),指网络小说常见的似是而非的、粗略的“中世纪欧洲”风世界观。推特上对“网文式欧洲”有很多批评声音,简单地说,可以总结成以下几点:

  和现实历史上的中世纪欧洲不一样

  不思考是否合理、单纯地堆砌约定俗成的常见套路

  虽然有奇幻设定但没有考虑到奇幻设定会对生态、社会带来的影响

  而对这些批评,当然也有反驳的声音,比如说:

  明明是架空的奇幻异世界,为什么要和现实中的中世纪欧洲一样?

  设定现实了又不会更好看,《龙珠》的设定也很多疏漏矛盾啊

  现实本来就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为什么异世界就非得严丝合缝?

  立场对立的两派人马,都既不乏有理有据的讨论者,也充斥着无理取闹的极端言论,泥沙俱下,分不出谁是谁非。

  而真正从事奇幻创作的人,往往态度更加中立平和:对他人的作品宽容以待,不苛求“现实”;对自己的作品却要精益求精,寻求有趣和合理的平衡。

  热爱中世纪历史的同人漫画家鬼头えん说,历史圈的人,对于中世纪欧洲“风”奇幻作品,都是知道那不真实还在看的;反倒是外行人对“网文式欧洲”显摆“这个时代的中世纪欧洲应该是怎样怎样”这种过时 30 年的知识,历史圈才会吐槽“不,你说得不对”;围观群众看了,却觉得是“历史圈的人在用自己的知识刷优越感”,让他感觉像是地狱。

  鬼头自己也画以中世纪中期为舞台的漫画,但要把主要角色画成“真实的中世纪欧洲人”,会有现实问题;所以他尽可能把路人和背景画成“真实的中世纪”,推荐中世纪爱好者一读:牙和皮肤都很脏、镇上到处都是被示众的处刑尸体、四肢残缺的人群……但是这种东西又没人想看。

  鬼头重申,很多历史圈的人,只是在批评那些用现实世界中的、而且还是基于老旧数据和误解的中世纪欧洲知识去吐槽中世纪欧洲风奇幻(近来被称作“网文式欧洲”的世界)的人,希望他们不要传播历史学的谣言,并不是在攻击作品中的世界。

  

  (

  要不要在奇幻世界中寻求真实感,也是新声说烂了的陈年老梗了(昨天的新声也是关于这个话题的)。不过,再缺乏新意的话题,也总是能给我们带来新的发现。比如说,在近期对“网文式欧洲”的批评里,有很多人将矛头指向了(并不是起源于网文的)常见奇幻设定:为什么冒险者要在酒馆接任务?“冒险者公会”又是个什么东西?是怎么赢利的?

  网络小说家辉井永澄猜想,冒险者公会,可能一开始是流浪骑士、失业佣兵之类的人单独接受人们的委托获得报酬;但是随着他们组队接活,逐渐形成了同行间的联络网,冒险者公会也就作为同业者协会诞生了。

  之前只不过是一群鸡鸣狗盗之徒的冒险者们,因为解决了一次贵族提出的委托,所以作为行会得到了官方认可。而担任初代公会长的实力高超的冒险者,全身心致力于提高和盗贼无异的冒险者的地位,团结起了不服自己的冒险者们。

  又或者,冒险者公会最初是像现实历史上的圣殿骑士团一样,拥有宗教思想和社会奉献精神,因此受到了教会的庇护。在怪物蔓延的世界里,保护巡礼者的安全是一个问题,所以一开始公会接到教会提出的这一类委托比较多。

  不难想象,冒险者公会只要解决骑士们解决不了的类型的问题、成功讨伐强力的怪物,势力就会不断扩大。因为他们的身份是商人所以没有收税权,但也可以用像黑手党一样的方法发展,和苦于维持领地治安的贵族也能达成一致的利害关系。

  而因为冒险者公会会收到跨越领地和支配权的委托,所以他们也能建立起超越领土的联络网,又或者是一边受托担任城镇间同上的护卫,一边承担起了土地间的通信业。这样一来,各支部能够保持畅通的联系,甚至还能涉足货币兑换。冒险者公会好强啊。

  辉井再一想,不同土地的通货应该是不一样的,所以冒险者公会发行的票据甚至可能作为通货拥有很高的国际信用。

  他觉得,或许可以写这么一个故事了:从现代日本转生到异世界的现代人带去了复式记账技术,使得冒险者公会得到了爆发性的发展。

  

  (

  小说家カルロ?ゼン也认真地思考起了冒险者公会的收益模式:既然是冒险者公会,那就是公会,所以就有领主权力或者自治都市的官方认可的问题。其收入模式,也要受到公会的法律、社会地位左右。

  既然是公会,应该是官方认可的团体;但大多数作品中的冒险者公会,都是跨地域团体。就算冒险者跑到别的城镇,那里也没有同行友商开的别家公会,只有同一团体下的公会。这与其说公会势力强大,倒不如说冒险者公会拥有难以置信的特权。

  帝国自由都市 A 的冒险者公会,和公爵阁下的城下町 B 里的冒险者公会是同一家,那冒险者公会的特权之强,已经非常显着了。而且,如果他们还能读书写字,开设自己的餐馆、酒场,大多数的冒险者可以自由出入金,那封建领主肯定都要为之脸色发青了。

  中世纪风格的世界里,真的可能有这样的组织吗?

  真的可能有。

  具体来说,可以参考罗马天主教。カルロ觉得应该很容易想象。不过,他觉得,考虑冒险者公会的实际情况,可能东方正教会更加合适,也不能说不相似。不是“一国一教会”,而是“一国一协会”。

  也就是说,冒险者公会是与世俗权力、宗教权力并列的“第三大权力机构”。这么一来,冒险者公会基于特权,可以获得什么样的利权呢?又比如说,冒险者讨伐怪物,和世俗领主在领内的狩猎权,会形成什么样的抵触关系呢?

  

  カルロ认为,在考虑冒险者公会的所谓一国一协会制度的时候,需要思考,冒险者公会到底是“从基层逐渐扩大到了今天的规模”呢,还是“旧有的行政制度发展成了公会”?

  如果是前者,那就可以想象成圣殿骑士团或者汉萨同盟那样的组织。

  但需要注意的是,圣殿骑士团的前提,是教皇厅的存在。他们得到了圣座的官方认可,而且有自己的支配领域。另外,也不能忘记,圣殿骑士团还有一个得力武器,就是他们掌控着金融。想到圣殿骑士团如此强力,即使不是腓力四世,国王能否容忍他们在自己的卧榻之侧酣睡,也很难说了。

  那么,要成为汉萨那样的汉萨同盟,又该怎么做呢?大前提是,汉萨同盟的性质接近于“都市同盟”。也就是说,汉萨同盟式的冒险者公会,近似于扩大权力统治城市。这也有些危险。归根结底,能否与领主阶级共存,就是问题了。

  剩下的就是“过去制度的留存”这种模式了。这一模式,正有罗马天主教会这个现实中的先例,虽然不是原封不动地保存了“罗马帝国时代的制度”,却也继承了下来;和封建领主之间虽然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却也紧密契合。

  所以,カルロ觉得,这种模式比较好写。

  这么一想,冒险者公会之所以在金融的众多制度当中只掌管了“储蓄”,也是为了不过于强调“融资功能”。虽然奇幻作品里经常会写公会把报酬打到了账户上,却很少见到有谁从公会融资干起了大事业。

  也就是说,虽然“保管财产”是冒险者公会的主要业务之一,但是“借贷(和回收)财富”似乎并不包含在他们原本的业务里。换言之,カルロ觉得,可以说,汇款是冒险者公会的主要目的。这就到了汇单出场的时候了。

  奇幻作品中的世界,是有冒险者公会存在、怪物猖狂跋扈的世界。这样一来,古代帝国连传递行政文书也会相当危险。在カルロ看来,古罗马帝国的驿传制度、或者神圣罗马帝国的帝国邮政,用来当冒险者公会的前身组织,会很方便。

  抢劫汇单的路匪,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以至于在日本,邮递员携带手枪要比警察还早。更何况奇幻世界还有怪物,那更是非得武装不可了。这么一来,邮局强化武装,日后演化成了冒险者公会,也说得通。

  这么一想,主要城市都有冒险者公会,就能说得通。而因为他们历史悠久,所以特权也有了正统性:冒险者越境移动?这是他们作为邮递员自古以来的工作啊。而公会任务里会有送文件之类,也是理所当然,反而更像是过去历史的遗留,カルロ非常中意了:冒险者公会之所以要送文件,是因为这是公会能够继续存在的条件啊。而其他特权,如汇款和自由移动,都解释得通。其他金融业务如融资和利息等,则会受到很大限制。

  不过,这一套解释的前提条件,都是“赋予冒险者公会合理的正当性,使其不会和既有的权力机构发生摩擦”,所以毫无梦想和浪漫。

  为了梦想和浪漫,カルロ又要思考,怎样才能让冒险者们和同行联合起来,设立公会。

  Q:冒险者要怎样才能成立冒险者公会?

  A:伪造特许状。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君士坦丁献土书”的东西。伟大的君士坦丁大帝非常大方,说“我要把土地献给教会,整个西方世界都是教会的了!”因为有这份极其便利的文件,教皇就可以主张自己对世俗权力有法律优越性。

  而这个“君士坦丁献土书”,是教会伪造出来的。

  这么一想,冒险者公会只要精心伪造一份像模像样的古文件,号称古代帝国的大帝设立了帝国邮政制度,赋予他们各种各样的权利……就行了。然后,他们就可以去找那些想要推广帝王大权的君主,说“有这么一件魔法文件,可以把人送到您的影响力无法抵达的诸侯领地……”

  只要得到了上面支持,接下来就水到渠成了。

  大概,过个一二百年,不管是冒险者公会还是帝王,都会忘记这份文件是伪造的了。欺骗整个世界,让冒险者一致结,这不是至高无上的浪漫吗?

  

  カルロ说得如此兴高采烈,可是他的老前辈、轻小说作家葛西伸哉却觉得,大可不必如此麻烦:

  有怪物跑出来了,官方的治安机构不是自己去驱逐怪物,而是去请自由冒险者,这样的世界里,可能统治机构本来就很贫弱了吧。

  不管是对国王来说还是对人民来说,与其“国家负责驱逐哥布林,为此征收税金和人力”,还是委托冒险者更划算。

  

  要不然,干脆设定成是先有了冒险者公会,后来才有了国家,怎么样?

  

  小说家铜大的脑洞开得更危险。他设想了一个架空的历史:2000 年前,魔界之门在世界各地打开,魔物涌入地球。罗马和汉等古代帝国浴血奋战,却最终瓦解,进入中世纪的封建制度。黎明期的伟大冒险者拿撒勒的耶稣创立了冒险者公会……

  铜大一想,这个设定还真可以有。把基督教的历史原封不动地替换成冒险者公会的历史。如果魔法和神迹是随着魔界之门一起传入,那么传承、管理它们的教会就是最适合不过的组织。而它们培养出来的修道士(冒险者)扩散到欧洲各地。

  初期的教会,是类似集会所兼城寨的地方。获得神的恩宠经过锻炼的修道士(冒险者)们闯入魔族聚集之地,驱逐魔族,夺回领土。但在这种情况下,世俗王侯的存在就会稀薄,欧洲各地变成了不同的修道领。

  在这种情况下,教会=冒险者公会=领主,公会长就是修道院院长或者主教的工作。而随着魔界之门关上,魔族停止入侵,世界回归和平,修道士(冒险者)失去了必要性,这一形式也开始动摇。

  公元 1000 年左右,魔界之门关闭,除了留在地球上的魔族之外,不再有新的魔族前来。而与此同时,通过门流入地球的魔力也变得稀薄,神迹难以发生,修道士(冒险者)也失去了绝对地位。再过了 400 年,十二使徒领也世俗化了,开始出现国王。

  原本由教皇任命的主教(冒险者公会长),开始由世俗君主任命,君权和神权的对立激化。又是教皇让国王光脚在雪中站着,又是国王俘虏关押教皇,教会的地位低下,还出现继承了魔族血统的国王,引发宗教战争,逐渐收缩到我们原本的历史。

  经过火药和煤炭、钢铁与蒸汽机,2000 年,人们原以为重新迎来了人类的历史。魔界之门却在此时再一次开启,魔族也受到了攻入魔界的人类的影响,带着灵魂机关和幽灵思考机械,再度开始侵略地球,进入了混沌的时代。而冒险者公会也以民间军事企业的形式复活连结局都有了。

  

达到当天最大量